淘派電商

借鑑國外處理包裝廢棄物經驗 如何真正實現快遞包裝綠色化

發佈時間 :2018-10-22
文字【

  據知在如何處理包裝廢棄物方面有些發達國家的經驗是可以借鑑的。據丁鈺涵介紹德國包裝法規定了生產者延伸責任制度,強調任何材料的生產實體都要對材料在達到其使用壽命後而產生的廢棄物負責,並且自行承擔回收費用,該制度亦催生出德國回收利用系統(DSD),其實際是一個專門組織包裝廢棄物進行回收利用的非營利性公司。生產者可以向DSD購買“綠點”商標使用權,由DSD代為履行應由生產者承擔的廢棄物回收義務,這樣生產者可以從回收廢棄物中解脱出來,以更加專注於公司的主營業務。

  據悉法國在1994年出台的《包裝拋棄物運送法》中清晰規定,顧客有義務將拋棄的包裝物主動交給出產商或許零售商收回處理。此外,法國還組建了拋棄物收回安排,收回安排均由出產及製作廠商作為其股東,法國在此機制中別的引入了確保人,這樣能夠確保收回有齊備的監督機制以及公允性。在收回體系中,各個環節嚴密相扣,相互之間都簽訂了協議書及約好書,責任分工清晰,所以這些收回體系都具有很好的內部控制作用,為相關職業所發生的包裝拋棄物的高度收回供給了很好的確保。

  而美國從上世紀90年代開端重視綠色包裝。為了進步企業收回包裝的積極性,美國各州政府擬定了相關準則,依據企業包裝收回使用率的高低,恰當革除企業相關的税收。

  據瞭解日本具有十分健全的拋棄物收回法律體系,既有基本法《推進循環性社會構成基本法》,也有全面的綜合法《拋棄物處理法》《促進容器與包裝分類收回法》等。日本在包裝綠色化方面的成效比較突出。日本國內建有大量收回站,顧客能夠就近將包裝拋棄物進行分類後放置在收回站,由收運體系將分類完的包裝拋棄物經過定時收回、調集中轉等方法,運送至專門的處理中心進行再循環、再製作處理,從而實現拋棄物的收回再使用。

  據丁鈺涵以為由於綠色包裝成本高,因此需要政府經過財務補貼、減税等多種途徑支撐綠色包裝工業。丁鈺涵主張,相關部分能夠安排龍頭企業牽頭樹立綠色包裝工業協會,由協會擔任包裝職業的日常監督管理,並安排科研部隊研製綠色包裝材料,全面推進綠色包裝的開展。一起,擬定綠色包裝工業支撐方針,有針對性地採取財務補貼、税收優惠、行政和諧、信譽獎懲等多方面手法,鼓勵電商以及快遞企業研製和運用綠色包裝,對研製、運用綠色包裝並能推進綠色包裝遍及的企業給予方針及財務支撐;鼓勵包裝製品循環運用,對循環運用包裝製品的商家及快遞企業給予鼓勵;樹立快遞包裝分類及收回鼓勵機制,鼓勵商家、顧客及快遞企業對快遞包裝分類收回。

  “其實,只要全民參加才是有用管理快遞包裝拋棄物現象的良方。”丁鈺涵以為,當時,需要對全社會加強宣傳教育,進步收回認識,清晰相關責任主體。經過多種途徑加強環保方面的宣傳教育,進步電商、快遞企業收回使用拋棄物的認識,增強顧客分類處置快遞包裝的主動性。能夠學習法國、日本有關收回包裝拋棄物的先進經驗,清晰電商、快遞企業、顧客在快遞包裝拋棄物收回中的責任,在住宅小區、寫字樓等日子作業區域合理設置收回站,顧客有義務將快遞包裝進行分類並放置收回站,電商、快遞企業作為包裝拋棄物的終究責任者,有義務收回或許託付第三方拋棄物收回公司收回使用拋棄物。樹立第三方拋棄物收回體系。學習德國、法國等國家的先進經驗,由政府引導樹立第三方拋棄物收回體系,由該非營利性公司擔任收回包裝拋棄物,國家也能夠給予財務補貼,這樣既解決了出產企業收回拋棄物的後顧之慮,又有利於改進環境。

  遊志雄表示我國將於2018年9月1日實施新修訂的《快遞封裝用品》系列國家標準,明確提出“快遞包裝袋宜採用生物降解塑料”,並相應增加了二次使用快遞封套的要求,在符合標準的前提下,倡導快遞包裝箱可重複使用。針對不同的快遞封裝用品,要求分別加印可回收標誌、重複使用標誌或塑料產品標誌,便於回收處理。該系列國家標準還提出減量化,降低快遞封套用紙的定量要求、塑料薄膜類快遞包裝袋的厚度要求等。但是,遊志雄指出,儘管該標準已經出台,由於其只是推薦性標準,沒有強制力,再加上快遞綠色包裝是一個系統工程,涉及資金、技術、政策等各方面的因素,因此,要實現快遞綠色包裝,除了需要嚴格落實該系列標準外,真正實現其目的,還需要立法部門以該系列標準為契機,適時制定包裝法。從現在開始,要積極推動快遞包裝的綠色認證,引導、支持電商、快遞企業和消費者使用通過快遞包裝產品綠色認證的包裝產品;加大綠色快遞包裝產品質量監督檢查力度,從嚴處置不合格的快遞包裝生產者,把快遞綠色包裝納入綠色產品信用體系建設。

  張西峯也表示當前應根據我國快遞業的發展情況,制定包裝法,對不符合快遞綠色包裝、過度包裝等行為制定懲罰措施,從而確保國家標準真正能夠發揮作用。來源:淘派電商